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零九章 新王登基(FPX牛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子,略显粗糙的屁股上青一块、紫一块,吕篆的则相对白嫩许多,但也同样肿得老高。

    “他可真是下得了手,你两可是他的亲儿子啊!”

    严薇看着都疼,想着晚上见到丈夫,怎么也得好好说道说道,哪能对自己的儿子下此狠手。

    “娘亲,这事儿其实也不怨父亲。我和阿弟这回闯下的祸事不小,只挨了一百军队,这都算是轻的。换作其他人,估计砍头、抄家都是在所难免。”

    “更何况,陈叔他们下手有分寸,只是疼,没有伤到筋骨。”

    随后,吕篆向母亲讲述了他和弟弟的‘壮举’,也着实将严薇给吓了一跳。

    “你们两个,也真是太大胆了些!”

    之后,当娘的严薇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叫人取来活血化瘀的膏药,亲手替儿子敷上。

    只需好好休养几天,就没有大碍了。

    清晨,当朝阳升起的时候,一个足以震惊天下的消息自皇宫传出。

    当今天子于昨夜暴毙于安室殿内,据医官诊断,乃是醉酒服毒所至。

    此消息一出,天下震动。

    不少地方残余纷纷就此起势,说是吕布谋害天子,号召各地兵马,起兵声讨吕布。

    然则,就此事而言,响应者寥寥,即使有个别地方的残党作乱,也尽为吕布麾下诸将所平。

    随后,大汉疆域四海之内的官员、士人,皆将目光投向长安,聚焦在了吕布身上。

    私底下,闲话也开始多了起来,不少人揣测说,是吕布野心膨胀,要称帝了,想要改朝换代。更有甚者说,私底下黄袍都已经做好,就等加身的那一刻了。

    而作为当事人的吕布对此表示,将会议立六皇子刘敦为储君,并且在月底,举行登基仪式。

    刘协葬在了皇陵,与他的父亲刘宏同处一地,吕布亦是在此守陵数日。

    到了月底,在一片肃穆的乐声中,身穿白色素服的吕布牵着时年九岁的皇子刘敦,自南宫门外,一步一步迈上通往议政的朝殿。

    身后许远,是随行的百官。

    到了宣室大殿,吕布将刘敦送至帝位,随后躬身行礼:“臣吕布,参见陛下!”

    入殿就位的百官齐齐跪拜,口中高呼‘臣等参拜陛下’。

    坐在帝位上的小胖墩儿神色带有茫然,几位皇子之中,他是最笨最憨的那个。他想不明白,自个儿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皇帝,成了这大汉天下的新王。

    自那夜以后,中常侍韩宣不知所踪。

    有人说他是给先帝殉葬了,有人说先帝薨逝,他见势不对,连夜逃出了长安。

    总之,众说纷纭。

    现在站在刘敦身旁的,是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宦官,眼见满朝文武皆跪,他轻轻提醒着刘敦:“陛下,该您说话了。”

    刘敦回过神来,尽量学着当年父皇的样子,抬了抬手,声音憨绵。

    “众卿家,平身。”

    后,史书载:

    乙酉年,春,天子薨于安室。

    是月底,王子敦即位,是为汉愍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