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我进步如何?”

    这便是天涯镇的居民与熟人之间打招呼的惯常方式,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实力的进步是永恒的话题,而那些实力低微,进步不大者,在这里则是饱受歧视。

    当程阳和程南天带着一身的粪便臭气挤进人群时,旁边的人都皱了皱眉头。

    蝠王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妖兽,它们有着极强的耐力、很好的负载能力和很大的胃口,相应的,也会有很多粪便。而蝠王的粪便又是所有妖兽里面最臭的一种,可想而知整天与粪便打交道的程家这祖孙俩身上会有怎样的气味。

    通常越是强者,便越爱干净整洁,因此程阳和程南天便成了广场上的众矢之的。许多人很有礼貌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做出令人不舒服的表情,但是另外还是有许多人发出了厌恶的咋舌声。

    “咦?那不是喂牲口的小子么?他来这里五六年了,今年居然也能来参加测试了?”

    喂牲口的小子,是程南天在天涯镇的外号,虽然他年纪一大把,但是在这些老骨头眼里,却还是毛头小子。

    “哼,就凭他那一个月五钱魔石的工钱,怎么够?钱还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身边那小子又是哪个?看起来嚣张的很。”

    “听说是外边近年来名气很大的一个家伙,被老鬼仙大人破格邀请进入蛮荒之境的。”

    “呵呵,破格?也去喂牲口去了?”

    “唉,你们不要这么说嘛,人家可是个不世出的奇才,天才呢。”

    “哼,天才?在这里哪位不是天才?天才这玩意儿在普通人眼里就像是个千年难遇的宝贝,但是在咱们天涯镇......哼,天涯镇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哈哈,说的妙!”

    一阵哄笑传来,程阳和程南天身边闪出了比较大的空隙。这当然不是礼貌性的,而是排斥性的。

    祖孙俩相视一笑,程南天有些尴尬的安慰程阳道:“咳咳,在这里,是这样的,比不得外面呼风唤雨,受人尊敬。”

    “你这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程阳道。

    程南天不语。

    程阳也沉默了,片刻之后他低声说道:“没关系,我会改变这种状态的。”

    程南天惊讶的看着程阳,孙子脸上那种坚定和自信,让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也令他感到自己血管中的血液似乎跟着燃烧沸腾了起来。网

    周遭的人并没有把注意力在程阳身上保持多久,因为对他们来说,程阳就像是一只胡乱跳动的蚂蚱一样可笑,他们倒不如把目光保持在那块石头上为妙。

    石头矗立在广场正中央,漆黑、高耸,阳光洒到上面,光线尽数被吸收,使得它看起来更是黝黑、寒冷。

    以前这里是没有石头的,至少在昨天程阳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之间多出一块笔挺的、一人多高、两尺宽、一尺厚的石头,让程阳感到好奇万分。

    “这是什么石头?”程阳好奇的问。

    “魔石啊。”程南天有些感叹的看着那块石头,在程阳没来这里之前的五年时间里,他几乎每一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看看这些人和这块石头,心中无奈的想着自己何时能够有资格来参加测试,没想到今日居然就成行了。

    “魔石?”程阳大吃一惊,“这么大块魔石......”他开始盘算这魔石的价值了,若是有这么大一块魔石,他们祖孙俩可以安安心心的修炼,再去买一栋房子,换一份轻松、高薪的工作......

    当然以上都是白日梦,看大家对那魔石敬畏、向往的样子就知道,其身份自然是不普通的。

    果然,程南天看了程阳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你小子打什么主意呢?这块魔石可不是普通的魔石,它能够准确无误的测试出你体内的灵念以及特质,而且重数十万斤,就算是白送给你你也拿不起。”

    程阳嘿嘿笑了笑,没说什么,心中却是感到惊讶。这块石头看起来虽然不小,但是也不过是一人多高而已,怎么就数十万斤了?

    魔石是被随便安放在地上的,却纹丝不动,就像是天然长出来的一样。在地面上有一块双鱼形的花纹,是用山下温泉里的鹅卵石铺就的,面积大概有五六平方米,人们小心谨慎的保持在这双鱼形花纹之外,不使自己的脚踏上去。

    窃窃私语中,一声悠扬的钟声在天涯镇最大的那栋房子里传了出来,众人脸上立刻就显出更加敬畏的神情,他们齐刷刷的转过身去,弯腰低头,向着那房子鞠躬,并且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程南天也是,他还拉着站的笔直的程阳也一同鞠躬。程阳身子站得笔挺,就算是被暗示,也拒不鞠躬:“我还不知里面是谁呢,干嘛要鞠躬。”

    其实他当然知道里面出来的人是谁,肯定是老鬼仙了。只是他心里有些不爽,自己来这里这么久,还是冲着老鬼仙来的,不但面没见到,还被他手下的人欺负,这口气已经憋在他心里很久了,以后见到老鬼仙,一定要当面质问。

    “唉,你这孩子,原先看着挺稳重,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幼稚?”程南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感觉来了这里之后,身体里一直被压抑的东西爆发了。”程阳有些兴奋的揉了揉鼻头。

    “什么?”程南天没听懂。

    “激情。”程阳回答。

    “激情?”程南天喃喃重复着。

    那扇日夜紧闭的大门,伴随着嘎吱嘎吱的沉重响声,被一点一点的打开,片刻之后,几道身影从门内显出,为首的一个,便是身形佝偻,一身绿袍,手持拐杖,走路有些外八字的老头--老鬼仙。

    老鬼仙头发花白,化作一个鬏盘在头顶,下巴上缀着稀疏的几根胡须,脸上带着笑容,笑的时候露出了豁牙。他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年逾古稀的老头,身上没有半点霸者之气,和蔼、可亲,还有点有趣,但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却是古往今来,彼苍大陆武道上的真正领导者,绝对的第一高手。跟他比起来,包括程阳在内的以往被称作第一人的人,都是个屁,风一吹就散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