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9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窝?刚好!”在经历了最初的惊吓之后,程阳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他深呼吸几口,稳定心神,身形在半空中一纵,便是稳稳的落在地上。

    “嚛!”空中的奇拉兽愤怒的叫了一声,猛地俯冲下来。由于它的翅膀巨大,带动附近的空气形成两股小型的旋风,一左一右卷向程阳,如同是绞肉的机器一样,呼啸而来。

    这样的攻击对于程阳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他很轻易的就化解开来。然而他刚刚转身躲开那旋风,就看到眼前忽然多了一只巨大、坚硬、灰色的鸟嘴,奇拉兽居然是在他一转身的功夫就冲到了他眼前。

    “好快!”程阳情不自禁的赞道,他手里昆吾刀一挥,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猛地袭向面前的奇拉兽。

    嗖!

    程阳只觉得眼前影子一晃,奇拉兽早已消失无踪,而下一刻,他则是觉得自己肩膀再度剧痛,人居然又被奇拉兽抓了起来。飞到半空中之后,奇拉兽将程阳对准一块巨大的岩石猛地抛了下去。

    “这是要摔死我啊!”程阳嘶的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它是铁了心要把我当作鸟食喂给它的孩子。”

    程阳可不愿意自己成为天涯镇的一个笑话,他用脚指头都能想象得出肖振若是知道他被奇拉兽摔成肉酱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在空中狼狈的翻了几个滚,程阳踩着风又窜上去,趁奇拉兽停在半空观察的当口,一把抓住了它的双脚。

    “像是铁一样。”这是程阳抓住奇拉兽脚之后的第一感觉,那双脚一点不像是皮肉骨骼,冰冷而且坚硬无比,带着一种划手的粗糙感,并且还有像是弹簧一样的纹路。

    奇拉兽似乎十分不满程阳抓住自己的脚踝,它疯狂的在空中飞舞着,不断的俯冲又上升,还故意擦着山岩飞过,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弄死程阳。

    此刻程阳可谓苦不堪言。

    在奇拉兽高速且愤怒的飞行模式下,他双手不得不紧紧的攥住它的脚踝,否则随时都有摔下去的危险。虽然摔下去不至于将他摔死,但是那奇拉兽准会落井下石。偏偏他手里又有昆吾刀,这把刀是火属性的,平时程阳都不敢碰刀身,只能握着刀把使用,现在那刀被他攥在手里,烫手的很,但他又不敢松手。一松手,刀便会掉下去,再要找可就难了。

    “嚛!”奇拉兽的尖叫声中充满了兴奋。

    程阳侧头一看,乖乖,前面居然是一整面高耸的悬崖,那崖壁就跟刀削的一样。这山崖高耸入云且不说了,要是奇拉兽猛冲上去,他还不得粉身碎骨?

    情势所逼下,程阳不得不铤而走险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撒开一只手,迅速的握着昆吾刀猛地向上劈去。

    当的一声金铁交加的鸣响在他头顶传来,一串火花也是被激发出来,奇拉兽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改变了航线,往山谷俯冲下去。

    呼啸的寒风在奇拉兽的速度作用下,形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将程阳的皮肤割破,冻住再割破,他的脸顿时疼的麻木掉了。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程阳拼命的一刀又一刀,胡乱砍向奇拉兽。

    不知多少刀后,他感到浑身的力气都用光了,精疲力尽的感觉和脸上的疼痛折磨着他,而这个时候,奇拉兽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了,叫声亦越来越弱。终于,它啪的掉落在半山腰的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不再动弹。

    程阳被奇拉兽庞大的身躯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其实此刻就算他能动弹也是没力气了。昆吾刀就横在他前面不远处,他半睁着眼睛,使劲的喘息着,拼命的恢复力气。

    此时已经是深夜,夜间的蛮荒之境要多冷就有多冷,他的每一口呼吸都变得万分艰难。脸上的伤口被寒风一吹像是刀割一样就不说了,吸入嘴里的空气更是在折磨着他的气管。

    就这么不知干耗了多久,程阳总算是有了一点点力气,他竭力从奇拉兽身下爬出来,抓起昆吾刀,再回头看奇拉兽时,感觉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我居然真的杀死了一只奇拉兽?”

    程阳摇头苦笑,他四处看看环境,发觉这里是在一个他根本就不熟悉的山谷里,路就只有一条,那就是爬上去,顺着那刀削一般的悬崖。

    此时,饥饿、寒冷,交替折磨着他,程阳感到自己的力气似乎快要耗光了。他坐在奇拉兽神身旁,有些犯愁。不过再怎么愁,只要将这奇拉兽带回天涯镇,他就能得到五十两的魔石,就能和爷爷一起去登记参加测试了。

    想到这里,程阳身上似乎又有了力气,他狠狠心,咬咬牙,打算将奇拉兽装到储物手环里。然而这一装,他却是吃惊的发现,相对于奇拉兽来说,这储物手环简直就是个小不点。换言之,在蛮荒之境,他的储物手环不起作用了。这里的物似乎会自动调整比例,使得他的手环就真的只是一个手环而已,倒是以前的那些东西,依旧可以自由存取。

    无奈之下,程阳只好将奇拉兽用绳子捆在背后,然后纵身跃上悬崖。这悬崖极高,他现在没力气去施展身法,只能手脚并用的攀爬了。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天涯镇,给这冰封城市带来了一点温暖。

    吱呀......

    沉重的大门被守门人打开,门内出现一个苍老却又矍铄的身影,一个老者正焦急的向外张望着,眼睛里甚至蓄满泪水,他正是程南天。

    程阳昨晚匆匆告别,也没跟他说去哪里,一晚没回来。这要是在蛮荒之境之外的地方,程南天绝对不会担心,可是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爷爷担心彻夜未归的孙子一样,担心程阳的安危。

    “阳儿,你去哪里了?这儿可是蛮荒之境啊,由不得你胡乱走动,万一一个不好......我,我不得去死了吗?”程南天像个疯子一样的喃喃自语。

    “怎么着?家里人丢了?”守门人看热闹似的看着程南天,“你现在还在乎什么子孙后代?那都是假的,等你活到我这份上,你就会发现自己都分不清哪个儿子是哪个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