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像都解释的通了。就好像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本身就是有着尘埃落定的感觉一样,就好像现在这个地方才是她真正的归属地一样的感觉。

    可是陈兮语绝对不会想到何忆从一开始看到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到刚才一直是等着她醒来的感觉是多么的难熬,何忆始终不明白在自己当时问陈兮语献不献血的时候,为什么陈兮语要假装自己是可以并且能够去献血的。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能够去承担什么吗?

    所以在陈兮语醒来的时候,何忆之前的担心自责难过全都一扫而空,她现在满脑子剩下的就只有生气了。只是冷不丁的将那个红糖水端给了陈兮语以后就开始默默的念叨了起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其实你根本就献不了血,你根本做不了这个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这样闷声闷气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来处理呢?”

    陈兮语一开始端着红糖水的时候还有满腔的感动的,可是却听到何忆这丫那个噼里啪啦的一通说教以后忽然觉得自己委屈“我这是第一次献血,我怎么会知道自己倒动行不行,我只是看你都可以的话没那么我为什么不行,而且你不是很讨厌那种装柔弱嗲哩嗲气的女孩子吗,如果我也说我害怕打针害怕献血,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把我看成了这样的人。”

    何忆想过上前上百个理由就是没有想到过陈兮语这一次是完全以自己为中心的,即使这个事情的结果并不是那么的尽善尽美。何忆明白陈兮语的患得患失,她不能说陈兮语这样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就好像是现在这个时候何忆虽然说有些担心陈兮语的身体状况,可还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是何忆有一些受到重视后的小感动。

    何忆伸手扶着陈兮语站了起来说:“你这个丫头,怎么会这么让人不省心,就不能好好的呆在原地不要折腾,怎么抽个血你都能高的惊天动地的。”

    陈兮语看着何忆笑呵呵的说着自己的时候,知道何忆应该是已经不生气了,也就傻呵呵呵的回应着何忆说:“是是是,我怎么就不消停呢。”

    等到陈兮语坐在那个位置上等着抽血后的血液类型的时候。其实一开始陈兮语答应来献血一个是因为确实是为了迎合何忆的响应,另一个则是自己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血型是什么,因为直到现在自己的户口本上血型那一栏依然还是不明。

    以前问父母自己究竟是不是她们亲生的时候,她们总是会笑着说是垃圾桶捡的。以前陈兮语还会为这样的说辞感到难过甚至是怨天再到,可是现在长大了陈兮语当然明白这应该是不可能的,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会这么打笑着说:“我不是你们垃圾桶捡的,我是你们充话费送的。”可是不管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对于陈兮语而言,她总是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所以对这一次的化验结果,陈兮语还是挺惴惴不安的。

    何忆这是第一次看到陈兮语这么紧张,就好像她已经设想好了一个结果,最终的结局也不过就是看看是不是相符而已。何忆想不通这种小时候孩子是否的命题怎么也可以成为陈兮语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好像很多时候何忆也会觉得陈兮语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偏执。

    何忆看着陈兮语这么紧张,而自己也实在是没什么好帮得上忙的,所幸就开始上网页查查看血型与性格好了。可是没想到不过一会儿,何忆就自己预测到了陈兮语应该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了。

    陈兮语心想着反正结果也还没有出来,干脆就踱步走到何忆旁边,何忆笑呵呵的开着玩笑说:“我上网百度了一下,根据我这个大师的判断,你应该就是O型血了。”

    陈兮语一听到这话,脸上瞬间就拉长了几个厘米,一下子就铁青色了,何忆以为陈兮语是不相信自己的推测表结果,所以她赶忙将网页上的显示给陈兮语看:“O血型人的隐性素质。”

    第一个就是表达、说理能力差,不善于交流。第二个是对必要的感情交流和关怀表现得冷漠,几乎没有生活中的点滴之爱。即使有,也只是出于实际需要而非心理需要。第三个是不容易相信别人,多疑。第十个是固执,不看重也不接受别人的观点。不容易妥协。而最最重要的是安全感弱,有侵略性。”

    那一刹那到那个陈兮语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人比她的内心更煎熬了,因为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什么血型,也就是以为这样,她更加害怕这个结果。何忆不知道陈兮语早在这个抽血之前,自己就已经做主了功课。

    如果父母的血型分别是A型和o型的时候,那么子女就有可能是A型和O型。如果父母的血型都是O型的时候,子女就是O型。如果父母的血型都是A型的时候,那么子女的血型就有可能是A型和O型。如果父母的血型是A型和B型的时候,那么子女的血型就有可能是A型和B型AB型和O型。如果父母的血型是B型和O型的时候,那么子女的血型就有可能是B型和O型。如果父母的血型都是B型,那么子女的血型就有可能是B型和O型。

    可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陈兮语爸爸妈妈的血型一个是B型,一个是AB型。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子女应该是A,B,AB。所以现在的这个结果对于陈兮语来讲,最不想要看到和最不想听到的就是O型这样的说法。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究竟又是什么人呢。

    何忆看着陈兮语的脸拉的老长,以为陈兮语是生气了,急忙对陈兮语解释说:“我不是说上面的自私,缺乏安全感的人是你,我是觉得你有这方面的倾向。你对我还是挺好的嘛。所以我怎么可能是说讨厌你或者不喜欢间接骂你呢。”

    陈兮语本来是不想告诉何忆这整个事情的,关于自己如果真的是O型血的话,陈兮语以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现在也终于是逼得自己一定要去做一个选择的。陈兮语想还是等结果出来的时候再说好了,免得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