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如果是命中注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依旧记得,不知多少个夜晚,当他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回家路过那个院子的时候,总会在夜色下抬头望着那飘落下来的花瓣,而清晨,他的车轮总是会压过那些落在地上的花瓣。

    他知道那是曾夫人的院子,是姐姐的那个追求者罗志刚的小姑的家,他是认识曾夫人的,见过不止一次两次。曾夫人很美,在他的记忆中,他是从没见过比曾夫人还要美丽的女人的。曾夫人的美,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她的眉眼之间有江南女子的灵秀,举手投足间却有北方人的大气。如果拿明星来对比的话,曾夫人和那位陈大导演的第二任妻子倒是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位明星在一个琼瑶剧中的扮相,那个充满自信的笑容、属于美人的笑容,和曾夫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美艳如曾夫人,种的花却这样的素雅,似乎很是矛盾。可是,也许冥冥中一切皆有定数,这样素雅的花,是曾夫人为她那个离散多年的女儿种下的吧!苏凡的话,是很适合这样的花,这样娴静素雅,特别是在这样的月夜之下。

    覃逸秋一直都很奇怪,自己的弟弟,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孩,居然会在曾夫人的紫藤花下失神?她那时候笑话弟弟,怎么跟个女孩子一样多愁善感?她一直不理解这件事,直到,直到如今。

    是命中注定吗?命中注定他在等着苏凡吗?可是,如果是命中注定,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如果是命中注定,那么,上天为什么会制造“这些”命中注定?漱清的命中注定是苏凡,苏凡的命中注定是漱清,那么,为什么又要让苏凡成为她的这个傻弟弟命中注定呢?

    覃逸秋不明白,覃逸飞,也同样,不明白。

    也许,什么命中注定,根本就是不存在吧!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个想象而已。

    覃逸飞拄着拐杖,准备上车,却发现苏凡家的门前有新的车轮印。

    他一愣,抬头看着那扇门。

    是她回来了?

    她已经搬过来了吗?

    怎么没有听说呢?漱清哥的任命明明还没有下来,怎么——

    “覃总——”保镖在身后叫了他一声。

    自从他出事之后,父亲给他请了好几位很厉害的保镖,都是叶承秉给推荐的,都是从秘密部门退下来的人。也只有这样,父亲才能安心。

    “没事。我看看。”覃逸飞说着,慢慢走向那扇门。

    他想了想,抬起手却又放下,不知道要不要敲门。他想见她,可是又怕——

    见一面就好,只是见一面。

    和她分开的这些日子,确切地说,是上次在婚礼上和她见过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苏凡了。没有见过面,也没有通过电话什么的。至于微信,两个人早就是好友了,而且都没有删除。每次他点开她的名字,想要给她说几句话,每次却都是写好了都删除了,连发送键都没有按过。

    明明说要忘记她的,可总是——

    明明这种事,从来都是没办法算数的啊!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也许就是想要见她吧,覃逸飞抬起手敲着那扇大门。

    因为霍漱清一家还没正式搬过来,勤务人员和警卫员全都没有配置,除了负责看守院落的人员,这个家里空无一人,因此也就没有安装门铃——以前的门禁系统全都换掉了,要等着新主人搬进来的时候再安装。

    苏凡和念卿,还有季晨都在院子里站着,听见了敲门声,都愣了下。

    “我去看看,夫人您别过来。”季晨对苏凡说,就赶紧走向了那扇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