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九章 要流产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默言在前面怼陌桑倒不觉得有什么,可身后的何姨却感觉痛快淋漓,她从来没发现一直淡雅,柔软,一副好脾气的小夏会有这么霸气的时候,说真的,小夏的口才好好哦,比那个陌桑的好多了。

    呸呸呸,意识到自己竟然将陌桑的那些才是真正的低贱,污秽的词与小夏富有哲理性的话相比,简直是侮辱了小夏的人格,降低了她的品味。

    所以,她很是嫌弃自己地呸了几声,也不知不觉地做出了实质性地朝地下干呸的动作。

    而她这无心的举动却是将本来就肝火大盛,尖锐极端的陌桑惹到极致了,她潜意识里认为她的举动是在嘲讽她,如今,连一个下人都敢嫌弃她了。

    她曾今是全桐城最高傲,最尊贵,最纯洁,被陌森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身边跟随的都是些豪门贵女,富家千金,哪个不是对她鞍前马后的,何姨算老几,她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现在却敢来羞辱她。

    难道真的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吗?这口恶气,叫她怎么能够忍受。

    她顾不得已经停下来,不屑于和她唇枪舌战,挡在何姨面前的夏默言,她迅速上前一步,就要打何姨,只是,她的动作再次被眼疾手快的夏默言阻止了。

    “夏微默,你这个贱人,当真无孔不入啊,我要教训我家的下人,关你何事?你确定要和我作对,要想赢得我父亲的芳心,你还是乖乖地站到一边去,说不定讨好了本小姐,倒是可以赏赐你一个后妈的角色过过瘾,怎么样还不……”

    “啪啪啪……”陌桑还没说完,脸就被突然火辣辣的疼给干懵逼了,怒睁着眼睛,她看到夏默言正嫌弃地甩着手,一副后悔却又不得不甩她耳光的样子。

    “夏默言,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打我?”陌桑捂着左脸上火辣辣的三个巴掌印,不可置信地怒问。

    “收拾你这种人就该用最粗鄙,最原始的方法,因为你根本不配别人用文明的方式对待。

    贱人贱人,你反反复复的就会这几个粗俗不堪,不入流的词啊,读书少可以理解,但还乱用词就不能原谅了,你最好从哪里就滚回哪里去。

    教训人,你要教训谁呀,我干妈吗?你也不在外面狗撒的尿里照照镜子,你配吗?我看你是自我感觉良好了,居然还自称陌家的人,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被陌家当成垃圾,扫地出门了吗?

    陌桑,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惹我,你三年前对我做的那些好事,我不提并不代表我忘记了,或是原谅你了,我只是现在太幸福了,不愿意和你一般计较,脏了我的手。

    你真要得寸进尺,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敢保证,你今天要是敢动我干妈一个手指头,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一步。”夏默言的好脾气都被陌桑弄没了,她定定地看着面前疯狂了的女人,一字一顿,冷冽,坚定说道。

    长长几段话,并没有将她的气势减少分毫,反而气场更大。

    夏默言轻易不会生气,但一生气起来,那骇人的气势并不亚于温逸尘,如果温逸尘是魔鬼的冷冽,黑飒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让人心神剧裂,那夏默言就属于那种高高在上,冰冷,无情到毁天灭地的堕神,无情到让人绝望,分不清混沌。

    至少,现在她身后的何姨就好受到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冽。

    “哼,夏微默,你以为我会怕你,今天我还真要当着你的面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奴才,她以为攀上了一个落没家族的落难公主就可以翻身做主人了,简直是痴人说梦。”陌桑强忍着内心惧怕,不服输地朝夏默言大吼。

    她的气势确实让陌桑不可控制地抖了一下,如果今天没有外人在场,或许惧怕于夏默言的骇人气场,她会选择息事宁人,反正她们之间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你输我赢一两场,早已不是什么鲜有的事了。

    可关键还有一个狗奴才在,这口气,她是不能不出,这阵势,她不能丢掉的。

    一战定输赢,此刻她要是不拿下夏默言,以后,等陌森和温逸尘回来,她就再也有机会接近这个女人了,所以,今天,她和她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陌桑,我告诉你,你别乱来,我不会让你伤害小夏的,你快滚,快滚。”何姨又冲上来,不顾一切挡在夏默言的面前,大声呵斥她,企图让陌桑知难而退。陌桑她眼里的决绝,鱼死网破的戾气吓到了何姨,她怕她的疯颠,不顾一切的举动会给小夏带来伤害,毕竟她身子弱又怀着孩子,自然敌不过丧心病狂,失去理智,什么事都可能做的出来的陌桑。

    “呵呵,还真是忠心的一条狗,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后,陌桑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