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叶扁舟,正行驶在由北向南的小溪之上。

    船头立一男子,年约三十余岁,一身白衣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飘逸之感。

    男子身旁坐着一名女子,女子怀中抱一婴儿。

    婴儿尚不足满月,正躺在女子的怀中甜甜的做着美梦。

    女子盘头,上面插着一支金簪,年约二十八岁上下,正哼着小曲轻轻的抚摸着婴儿,满脸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再过几日,就是马兄的生辰了。这一次一定要,与马兄好好的讨论讨论。”

    男子双手插在怀中,嘴角处也洋溢着一丝笑容,那种感觉就别提有多么得意了。

    听着男子说的话,女子轻轻的拍打了拍打怀里的婴儿,面带笑意的说道:“你还在为,那件事情在意呢!?”

    “嗯,没错。仔细算算,那件事情距离现在,也已经过去十二年了。”

    “呵呵,你自己也知道事情,已经过去十二年了。再说,我们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干嘛还有去在意那些事情。”

    “我为什么不在意,谁让他那个时候取笑我呢?不过话又说回来,马兄也是命运不济。虽然白石只育有一子,不过马兄那两胎却都是女孩,合该我们两家该结秦晋之好。”

    听到男子所言,女子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孩,摇头微笑不语。

    原来,白石口中的马兄名叫马仲,乃是白石的生死之交。

    十二年前,白石与马仲的妻子同时怀孕。

    两人喜出望外,定下了生男孩结为兄弟,生女孩结为姐妹。

    倘若是一男一女的话,便结为秦晋之好的承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白石的妻子柳飞凤在一次与人交手时,不幸流去了这个孩子。

    于是每逢两人见面,马仲便拿这件事来取笑白石,虽然有幸灾乐祸之嫌,不过更多的也是在责怪白石,没有尽心尽力的保护好自己的妻子。

    而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整整十二年。

    当白石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时,白石接到了马仲向他传来的消息,说他的妻子业已有了身孕,并说想要尽快见白石一面。

    虽然,接到消息的白石在马仲传来的话中,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不过一想到,马仲那怀有身孕的妻子,白石不觉将这一丝异样的感觉,抛到了脑后。

    三日之后,白石终于赶到了易川。

    但是……

    赶到易川马仲家的白石,却被眼前的一幕惊愕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见马家一片狼藉,马家上下百余口,居然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恍惚间,白石听到了一阵喊杀之声,接着便人影一闪,直奔那传来声音的地方奔去 。

    “马兄,你在哪里?”

    等到了传来声音的地方,白石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不禁放声大喊了起来。

    话音一落,白石忽然意识到了危险,急忙侧身躲了开来,但是他的衣衫却被人割去了一角。

    “什么人?”

    抬头望去,白石只觉眼前飘过一道黑影,紧接着他就感觉右肩吃痛,不知道被什么人拍了一掌。

    左手一翻,白石顺势抬起左手,冲着右肩方向猛击了一掌。

    “呵呵,白石果然是白石,居然能够在那种状态下出招。可是,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因为没有人能够从我手里逃脱。”

    一掌拍出,白石在右肩吃痛之下,只能借势躲到一旁。

    此时却听耳边,有一名男子对他说道:“所以,也请你去死吧!”

    “白兄,小心!”

    就在白石,为眼前的人感到吃惊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冲着他大喊了一声。

    紧接着,他便看到马仲像脱线的风筝一般,从他身边飞了出去。

    “马兄,振作一点!”

    看到马仲飞出,白石马上闪身来到他的身边,俯身扶着马仲大声的喊道:“喂,振作一点!”

    “白兄,你不是那家伙的对手,赶快带着瑛儿离开这里!”

    马仲面无血色,一身锦袍也被染成了血色,最为明显的地方是他的胸口处,有一个血红色的黑手印。

    就在马仲说完话的时候,一道较小的身影从旁边窜到白石身旁,一下将马仲抢在怀中,大叫了起来。

    “爹……”

    听到喊声,白石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然后伸手抓住他面前的马溱瑛,使用全力往空中一抛,大声喊道:“带她走!”

    此时,柳飞凤刚刚从一旁赶到,却看到白石将马溱瑛向她抛了过来,于是她便想将马溱瑛接到手中。

    然而……

    “想走?没门!”

    白石话落未几,紧接着就有人从他身旁穿过,伸手向那飞起的马溱瑛抓了过去。

    “混蛋家伙,你给我回来!”

    眼见有人从他身旁穿过,白石急忙伸手想要抓住那个人,但是白石这一抓之下,却只抓到了那人的衣角。

    “死吧。”

    白石一下抓空,那人腾空跃起向马溱瑛身上拍去。

    “危险。”

    眼见如此,柳飞凤暗自叫遭,手掌一翻挡下了那人一掌。

    随即,柳飞凤将马溱瑛揽在怀中,然后在借助一旁的假山轻踏脚步,转动身体向宅子外面奔去。

    事情发展的太突然,柳飞凤根本来不及细想,只是本能的意识到了此地的危险。

    马溱瑛,那是马家的遗孤,柳飞凤说什么也要保下她的性命。

    更遑论,她的手中还有白石的幼子。

    这一刻,设法保下两个孩子,对柳飞凤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没有用的,在我手中谁也逃不走。”

    眼见柳飞凤翻墙而出,那人想都不想便抬手对着墙壁,猛击了一掌。

    “不好。”

    怀中抱着两个孩子,尤其是十二岁的马溱瑛,这对柳飞凤来说甚是吃力。

    受到冲击,柳飞凤一个踉跄没有稳住身体,被那人一掌拍中了后背。

    “噗……”

    一口鲜血,从柳飞凤的口中喷出,不过她也顾不得这些了。

    银牙一咬,接连在地上连踏数步,将身法施展到极致向远处,狂奔而去。

    “你这个混蛋,下去吧。”

    柳飞凤奔走,白石马上跃到那人头顶,往其头上猛砸了一拳。

    “是的,赶快带着两个孩子,离开这里吧。虽然我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可是留下来的话……”

    一拳将那人砸下,白石想都没有想就冲着那个人,直接奔了过去。

    “至少,为白马两家留下一丝血脉吧。凤儿!”

    ……

    要说,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无法留住的话,那非时间莫属了。

    十二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便已逝去。

    此时的,马溱瑛已经长成了一个,风姿绰约的绝代佳人。

    而白石的独子白羽,也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

    是的,如果没有他左边脸上,那块伤疤的话。

    至于说白羽的娘亲,由于十二年前被那个人打伤后背,已经伤及了心肺。

    所以十二年来,柳飞凤的伤势日益加重,已经时日无多了。

    “娘,我回来了。”

    茅屋在望,白羽将身上的木柴往身旁一放,然后对着茅屋喊了一声。

    不过,白羽却没有听到柳飞凤的回答,心下大惊急忙向茅屋跑去。

    柳飞凤的伤势日益加重,如果没有在茅屋外面的话,那么说明柳飞凤的伤势又加重了!

    刚刚跑到茅屋门口,想要叩门的白羽突然停住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因为,他听到柳飞凤和马溱瑛两个人,似乎正在相互交谈着什么。

    “呃,那个是……”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白羽并没有打开房门走进去。

    而是,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旁边,用手指戳破窗棂上的窗纸,向里面看了进去。

    入眼的是柳飞凤,将一只吊坠交给了马溱瑛。

    吊坠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过如果加上了,马溱瑛脖颈上那只的话,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那是两只一模一样的吊坠,乃是十二年前马溱瑛出生之前,马仲亲自找人制作的。

    两只吊坠,用碧玺制成铜钱模样,一面刻的是白羽的名字,另一面则刻有溱瑛二字。

    由于,没有料到柳飞凤会突然流产,所以属于白羽的那只吊坠,便一直留在了柳飞凤的手中。

    现在柳飞凤,突然将属于白羽的那只吊坠,交给了马溱瑛。

    那么,这意味着的将会是……

    然而白羽在听到,柳飞凤对马溱瑛说的话之后,却是黯然低头叹息了一声。

    “谁,谁在外面?”听到叹息之声,马溱瑛猛的将转头向窗户的位置,出声喝道。

    “遭了。”

    自己无意识间的一声叹息,不想却被马溱瑛给发现了,白羽暗声叫遭。

    匆忙之中,白羽伸出左手二指,冲着那木门上轻轻一指,敲响了茅屋的木门。

    “笃笃……”

    接着,白羽轻移脚步,闪身到了木门前面,然后应声说道:“是我,我回来了。”话落,白羽推门而入。

    结果,白羽只看到了柳飞凤与马溱瑛,两人若无其事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白羽又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也许是柳飞凤已经,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了吧。

    就在她,将属于白羽的那个吊坠,交给马溱瑛之后的第七天,柳飞凤便撒手人寰,留下了年仅十二岁的白羽。

    以及,身负血海深仇的马溱瑛。

    ……

    “白羽,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欧阳熙对着,站在假山上的白羽说道。

    假山之上,白羽仰头看着天空上的白云,在听到欧阳熙的话之后,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道:“瑛姐她人呢?”

    “她还在院子里待着呢。”听到白羽问的话,欧阳熙回头指了指身后的独院,说道:“依旧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是因为没有看到,那个家伙真正面目的原因吧。”

    “嗯,我想大概是的。”点了点头,欧阳熙说道:“不过,我已经派出人去查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一个翻身落地,白羽看了一眼欧阳熙,说道:“那么,瑛姐就交给你照顾一下了。”说完,白羽转身外面走去。

    “啊喂,你要去哪?”

    “去找出那个戴面具的家伙。”

    “嗯?白羽,你不能去。你的身体……”

    看到,白羽想要独自去找那个脸带面具的人,欧阳熙想要叫住他。

    但是白羽却冲着他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欧阳熙是马溱瑛和白羽离开茅屋,踏足江湖寻找仇人的一年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的。

    虽说是机缘巧合之下,才与欧阳熙相遇的。

    不过相遇之后,那便是有意识的接触了。

    所谓的一见钟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不管怎么说,反正白羽和马溱瑛两个人,算是在欧阳熙的府邸之中住了下来。

    而在那之后的一年里,欧阳熙便开始尽心尽力的,寻找着白羽他们的仇人。

    直到三天前,终于寻找到一丝线索的马溱瑛,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仇人,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那个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面具,说话略显阴沉的男人。

    出了欧阳熙的府邸之后,白羽的脸色马上变得凝重了起来。

    因为,有一件事情他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明白。

    那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白羽他们找了他足足一年有余,却是毫无线索。

    但是,一直查不到任何消息的他,却在此时无息无声的接近了马溱瑛。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到处都透露着诡异。

    或许那个男人,正在盘算着什么吧。

    七天以后,欧阳熙得到了关于黑衣男子的消息,随即便将之告诉了马溱瑛。

    虽然,此时白羽尚未从外面返回,但是得到消息的马溱瑛,却不顾欧阳熙的劝阻,执意要前往证实黑衣人的真假。

    无奈之下,欧阳熙只好叫来府里的管家,细细的交待了一翻之后,与马溱瑛一同离开了雏城。

    而等,先他们一步离开的白羽,得到消息找到欧阳熙的时候,却发现马溱瑛已经不在,欧阳熙的身边了。

    这个时候,距离白羽离开欧阳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大混蛋,瑛姐她人呢?”

    看到马溱瑛不在欧阳熙身边,白羽用力的冲欧阳熙的脸上砸了一拳,然后扯着欧阳熙的衣领,大声的吼道:“我不是说过,让你照顾瑛姐的吗?瑛姐她人呢,人呢?!居然敢把她弄丢了,你个大混蛋!”

    猛地将欧阳熙推到一旁,白羽握拳的手已经被他攥出了鲜血,鲜血从他的手上不断的,滴落到了地上。

    一会过后,却见白羽用眼睛直盯着欧阳熙,面无表情的说道:“喂,你是知道的吧?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人,其实是你的父亲对不对?”

    “白羽,你……”

    听到白羽说的话,欧阳熙的心里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翻涌了起来,看着白羽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看到欧阳熙如此神情,白羽不禁心中一暗,说道:“抱歉了,我想你的父亲,我必须杀掉他。还有,瑛姐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将马溱瑛交给自己照顾,白羽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了。

    所以欧阳熙,在听到白羽说的这句话之后,居然选择性的忘记了,白羽说要杀掉他父亲的事情。

    看到欧阳熙没有说话,白羽接着说道:“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的伤势……”

    十三年前马家灭门之时,虽然黑衣男子的一掌,拍在了柳飞凤的身上。

    但是,当时不足满月的白羽,也因此受到了波及。

    虽然乍看之下,白羽与常人无异,不过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