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0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星期六下午5点钟。

    明晓溪坐在卧室床上,继续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要不要去牧流冰爷爷的宴会呢?

    如果不去,她会不会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这个担心是根据对牧流冰性格的粗浅了解提出的。)如果去了,她会不会遭遇到什么更可怕的事情?(这个担心是根据以往不幸事件的发展规律提出的。)

    思想斗争正进行到最艰苦的时刻,“丁冬”,公寓的门铃响了。

    居然是一身正式白色礼服的风涧澈!

    风涧澈微笑道:“准备好了吗?”

    明晓溪沮丧地说:“我不想去呀。”

    “早就知道了,所以流冰让我来接你去。”

    “啊,”明晓溪一惊,“怎么办?不然……”她讨好地笑道:“澈学长,你就说我病了,爬不下床,去不了了,好不好?”

    风涧澈沉吟地看着她,“为什么不愿意去?”

    她垂下头,“我害怕。害怕再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自从到了光榆学院,总是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认识我、小雪,包括东妈妈,也是稀奇古怪的事情吗?”

    “不是的!”她急忙反驳,“能够遇到你们,是我觉得最幸运的事!”

    “何况,当时流冰承诺你会去的时候,你并没有拒绝,不是吗?”

    明晓溪丧气地点点头。

    风涧澈一把捏住她的小鼻子,“丫头!别垂头丧气!你是最有勇气的女孩子,别让我失望啊!敢把垃圾倒在浩男的头上,又怎么能怕去参加一个宴会呢?”

    满腔的胆量、充沛的勇气回到了明晓溪身上。

    对喔!

    她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天上地下没有她不敢去的地方!

    她握紧拳头,“好!咱们出发!”

    “就这样出发?”

    “不对吗?”

    “我们是去参加宴会。”风涧澈打量着她,一身白T恤、牛仔裤,“你这身打扮,平时穿是很有精神,但是参加宴会可能就会显得不太礼貌了。”

    “啊,”她有些无措,“可是……”

    风涧澈变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这是我替你挑的一件礼服,去试一试?”

    淡雅的乳白色,简洁大方又可爱的剪裁,恰到好处地衬托出明晓溪亭亭的身姿。

    风涧澈用他神奇的手指,再将她的齐肩长发活泼、俏皮地挽起来……

    天啊,明晓溪欣喜地在镜子前照来照去。

    那个清新、明亮、漂亮的女孩儿是我吗?原来我也可以变成这个样子的!

    “满意吗?”

    “嗯!”她高兴地说,“澈学长,你就是帮助灰姑娘的那个仙女,用仙杖一点……啊!”

    “哦,那你就是美丽的辛德瑞拉喽?”

    明晓溪对着镜子摆出臭美的自我陶醉状,“魔镜魔镜我问你,天下是谁最美丽?”

    风涧澈被她逗得大笑,“好了,快走吧,天下最美丽的姑娘!”

    ***   ***

    真是个盛大的宴会。

    名车美女俯拾皆是,看得明晓溪目不暇接。宾客像有几百人,个个打扮得体,举止高雅,一看就让人觉得身份显贵。

    她一边随风涧澈进入辉煌气派、灯火灿烂的宴会大厅,一边好奇地低声问道:“咦,牧家不是做黑道的吗,怎么客人看起来一点都不粗鲁?”

    风涧澈好笑道:“难道是黑道就要见人就砍?何况‘烈炎堂’几代都是龙头,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基本已经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了。”

    “那他们做什么?”

    “做生意,把家族漂白,甚至进入政界做官,都可以呀。”

    “噢,怪不得,那这些客人里有很多有钱的商人和有地位的大官了?”

    风涧澈含笑点头。

    “官商匪勾结!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明晓溪怒向胆边生,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

    风涧澈一把捂住她的嘴,“发表议论请挑选场合。”

    明晓溪不满意地“呜呜”乱叫,干什么,她又没说错。

    风涧澈好像看见了什么人。

    她望过去。

    是一个少女。

    她穿着件黑色的曳地裙,美得像让人迷惑的最深沉的夜色。

    “澈少爷。”

    少女连声音也美得让人陶醉。

    风涧澈微笑道:“瞳,告诉过你别叫我少爷了,怎么不听呢?”

    “上下有别,我不敢造次。”她的眼睛在看他时,深邃得像一潭看不到底的碧波,暗涌着异样的波澜。

    美呀,明晓溪心里疯狂地赞叹,急忙扯扯风涧澈的胳膊,“澈学长,快给我介绍!”

    “这位是明晓溪,是流冰的同学。这位是瞳。”

    “你好,我是明晓溪,很高兴认识你,你真美……”

    “你好。”

    瞳的声音有些清淡而疏离,但明晓溪反而喜欢得不得了,她已经被光榆那些八卦女烦怕了。

    “澈哥哥!明姐姐!”

    一团火扑了过来。

    明晓溪定睛一看——是一身桃红色公主裙的可爱无比的东浩雪。

    “你们终于来了,好慢呐,让我等呀等呀。”

    东浩雪揪住风涧澈和明晓溪,“你们一定还没有同牧爷爷和牧哥哥打招呼,快走,我带你们去!”不由分说,便将他们强行拉走。

    “哎,哎……”还没有跟瞳告别呢,没有礼貌。

    东浩雪回头看看,瞳已经被甩下了,她拍拍胸脯,长舒一口气,“终于摆脱了魔女。”

    “魔女?!你是说瞳?”

    “那当然,你难道没有看见?她一见到澈哥哥就两眼水汪汪的,好像要对人家下蛊。澈哥哥,你一定一定不要被她骗到,好不好?!”

    “你再说瞳是魔女,我会生气。”风涧澈目光严肃地注视东浩雪。

    东浩雪小嘴一扁,泪珠险些掉下,“我就知道你会被她骗到手里,就会帮她说话……”

    明晓溪忽然看到了救星,“牧流冰,我看见牧流冰了,我们快去打招呼吧!”

    ***   ***

    牧流冰穿的也是一件白色的礼服,显得尤其的清冷出尘。他的双眼像寒星一样冰冷、清澈、明亮,在看到明晓溪时,似乎闪烁了一下。

    东浩雪乖巧地对周围的人打了一圈招呼:

    “牧爷爷好!牧伯伯好!铁伯伯好!牧哥哥好!铁姐姐好!”

    那个被称为牧爷爷的老人满头银发,精神矍铄。他笑呵呵地摸着讨喜的东浩雪,眼睛却好奇地看着明晓溪,“小雪乖,告诉爷爷,这个小姑娘是谁呀?”

    “她是……”

    “我是……”

    东浩雪和明晓溪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个声音抢在了前面:

    “她是明晓溪,是我正在交往的女朋友。”

    牧流冰将明晓溪的右手握在自己掌心,眼睛冷冷地看着四周宣告。

    表情真有趣!

    正欲挣扎的明晓溪被周围人的反应吸引了。

    牧爷爷笑呵呵的嘴巴吃惊地僵住了,像个木雕;牧伯伯脸色铁青,恶狠狠地瞪着牧流冰;铁伯伯迅速看了牧伯伯一眼,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阴险;铁纱杏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愤怒的眼睛恨不得将明晓溪连骨吞下。

    只是碍于现在是在宾客满堂的宴会现场,他们都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牧爷爷首先反应过来,“呵呵,是流冰的小女朋友?欢迎,欢迎……”

    明晓溪摆出最礼貌的笑容,“牧爷爷好。”

    “好,好,”牧爷爷和蔼地笑着,“你是第一次来吧,让流冰带你四处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   ***

    天气渐渐变凉了,盛夏的酷暑逐渐被秋天的凉爽取代。

    夜空下。

    明晓溪舒适地呼吸着带着缕缕花香的空气。

    她和牧流冰离开波涛暗涌的漩涡中心后,来到了花园一个僻静的角落。

    明晓溪打量着牧流冰。

    他从离开宴会开始一句话也没说过,静静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光映在他的脸上,肌肤好像都白得透明;他的眼神虽然游离,但依旧像滇池的水一般美丽;他的嘴唇薄薄的,那么细腻柔软。

    柔软?她闪过一个念头,她怎么知道他的嘴唇柔软呢?

    ——对了,他吻过她的脸颊呢。

    那种感觉……

    咳,不许再想!

    明晓溪确定了他没有说话的任何打算,终于忍不住轻轻说道:“牧流冰,我……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说。”

    “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呢?”

    “……”

    她傻笑两声,“呵呵,我当然知道你对我没有意思啦,可是你这样说,别人会误会的……”

    “……”

    “而且,我也会多出很多麻烦来的,像那个铁纱杏,她好像恨不能吃了我……”

    牧流冰忽然开始凝视她,专注的神情让她的脸微微发烫。

    他看了她好长一会儿,开口道:“拜托你了。”

    “啊?”

    “做我的女朋友吧。”

    夜凉如水。

    月明星稀。

    一种不知名的花香点点沁入明晓溪的心脾。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啊……”

    “如果还没有,就做我的女朋友吧。”

    在牧流冰月光一般的眼眸下,她的头脑开始发昏。

    明晓溪用尽最后一分理智,“可、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他的目光又遥远了起来。

    “也许……将来吧……”

    树影花丛中,一个幽幽的暗影走近。

    “少爷,您可以进去了。”声线比夜来香还柔美。

    又是她,那个神秘冷艳的瞳。

    “知道了。”

    牧流冰没有表情地回答。

    瞳深深地鞠一个躬,便消失在夜色里。

    “她是谁?”不知怎的,明晓溪对瞳很感兴趣。

    “瞳。”

    “我知道,我是说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急急追问,“她为什么叫你少爷?她到底是谁?快告诉我嘛。”

    牧流冰的眼中打出“你真无聊”四个字。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她是保镖。”

    保镖?一个冷酷美艳的女保镖?

    明晓溪激动极了,“啊,世上真有这么美的女保镖?她的眼神冰冷冰冷,却又深深压抑着澎湃的热情!咦?在我看过的小说里,酷酷的女保镖总是会和她保护的主人发生让读者荡气回肠的惊世恋情!不对呀,你为什么不挑她做你的假女朋友,偏偏选上我这个倒霉鬼?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人家看不上你,所以你用我来看看能否挑起她的满腔醋意?!”

    凶狠的目光!

    明晓溪“嘿嘿”两声,像只小耗子一样乖乖地闭上了嘴。

    “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进去后,别丢我的脸。”

    牧流冰扔下一句话,径直向宴会大厅走去。

    明晓溪追着他冷漠的背影,跳着脚不停地喊:

    “我……我好像没有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吧……我没有答应啊……”

    ***   ***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明晓溪的身上。

    明晓溪心想,牧流冰还真有先见之明,他怎么知道有人想要让她丢脸呢?

    铁纱杏刚才为寿星翁牧爷爷高歌一曲,博得满场喝彩。她的歌声还真的不错,跟那些三流小歌星有的比。

    现在,她摆出一副虚假得让人笑掉大牙的“优雅”姿态,对明晓溪说道:“明小姐,你是流冰的女朋友,也应该为爷爷的寿辰助助兴吧!”

    “怎么助兴?”

    “唱歌?”

    “不会。”

    “你弹一首钢琴曲?”

    “不会。”

    “你吟诵一首诗?”

    “不会。”

    “哼!”铁纱杏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声音大得明晓溪都为她担心会不会把鼻涕喷出来,“那你会什么?只会吃喝拉撒?”

    明晓溪吃惊道:“铁小姐,你还没有学会吃喝拉撒?”

    满堂哄笑。

    铁纱杏气得只剩下喘气的份儿。

    牧爷爷呵呵笑道:“不用再搞什么节目了,你们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明晓溪对牧爷爷尊敬地笑道:“不,今天是您的大寿,理应为您献上一个礼物。”

    她几个箭步走到大厅的一角,从一张明式供桌上取下那把装饰用的长剑,“红粉送佳人,宝剑赠英雄,牧爷爷一生纵横江湖,小女子今日就以一曲剑舞相贺!”

    “好!”

    她铿锵有力的话语博得满堂喝彩!

    明晓溪环顾四周,“不过,我还缺一点背景音乐……”

    风涧澈含笑从人群中走出,“我来。”

    “风涧澈?”

    “是那个风涧澈?”

    “天才钢琴少年风涧澈?”

    ……

    宾客们议论纷纷,发出爆炸般的掌声。

    明晓溪不解地看着风涧澈向大厅中的钢琴走去,心想,他的钢琴演奏很有名吗?为什么他们的反应好像是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来了。

    行云流水般的音符时而婉转,时而激昂,时而低回,时而直冲云霄……

    手舞长剑的明晓溪时而柔如蒲柳,时而矫若蛟龙,时而婉转阴柔,时而剑气纵横……

    宾客中的行家无不惊叹,小小少女,一柄钢剑竟然可以舞得随心所欲,灵气四溢!

    宾客中的外行无不惊叹,美妙的钢琴曲和灵动的剑舞,竟然可以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美得令人心荡神摇!

    一曲钢琴弹罢,一曲剑舞舞罢,满场寂静。

    风涧澈拉着明晓溪的手向牧爷爷致意。

    这时人群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掌声如浪潮般响起,一浪接一浪……

    东浩雪激动地冲过来,“明姐姐,你好威风哦!”她接着窃笑,小声道,“嘻,铁纱杏的脸好好笑哦……”

    明晓溪得意地挑挑眉毛,想让我出糗,再等上几辈子吧!呼,幸好澈学长为她准备的小礼服比较松身……

    ***   ***

    蓝天上飞过一只小鸟。

    它飞得多么惬意,多么自由,多么无忧无虑……

    明晓溪羡慕地看着它,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变成一只小鸟,这样,她就不用去面对即将来临的残酷的考试了。

    “晓溪!晓溪!”

    明晓溪捂住耳朵。她能不能选择听不见?

    小泉岂是可以轻易被打发的?她一把扯下企图逃避的人的双手,“晓溪!!”

    明晓溪的耳朵都快聋了,“什么事?”

    “你去不去?”

    “啊?”

    “啊什么啊,风涧澈的钢琴演奏会,你去不去?”

    “风涧澈的钢琴演奏会?”明晓溪张大嘴,“他的钢琴弹得那么好?”

    小泉丢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亏你跟‘光榆三公子’走得那么近,对风涧澈连一点基本的了解都没有。”

    “……”明晓溪迷茫的双眼。

    小泉睁着崇拜的眼睛说道:“你知不知道,风涧澈是我在‘光榆三公子’中最迷恋的一个!他的一手钢琴弹得让人神魂颠倒,被誉为天才钢琴少年。”

    明晓溪恍然大悟,难怪那天宴会上他出场时会引起那么大的骚动,而且他弹得的确很好听。

    “不仅如此,风涧澈还画得一手好画,他曾经被邀请办过三次个人画展,许多画被收藏在博物馆,专家认为它们都是不可多得的杰作……风涧澈真是个天才的少年,好像任何事都能做到最好……”

    明晓溪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知道风涧澈很厉害,但不晓得竟了不起到这种地步!不过想想,风涧澈的确样样精通,他还做得一手好菜,他甚至还会帮她做头发!他一定有一双像神一样的手!

    小泉白了她一眼,“喂,这些资料你刚进光榆我就告诉你了呀,不用到现在你才吃惊吧!”

    啊,对了,一定是她当初把小泉对风涧澈的详细描述放到那删掉的“十万八千字”中了。

    小泉又贴了上来,“喂,你还没告诉我,风涧澈的钢琴演奏会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明晓溪很遗憾地告诉她。

    “啊,为什么?”小泉很失望,她原本想从明晓溪这里搞到一两张关系票。

    “白痴,你想想,这个消息还是你告诉我的,我连知道都不知道,去参加又从何谈起呢?”

    “是喔……”小泉彻底泄气了。

    “明姐姐!明姐姐!”东浩雪从教室外跑进来,额头上沾着细汗。

    明晓溪连忙用手给她扇扇风,“你从初中部跑来的?”

    东浩雪忙着喘息,只是点点头。

    “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跑来说?”

    东浩雪抓住她直奔主题,“澈哥哥的钢琴演奏会,你一定要陪我去!”

    明晓溪很少看到她如此坚定的表情,“为什么?”

    “因为,”东浩雪扁起小嘴,“因为牧哥哥要去现场,所以瞳那个魔女也一定会去的!啊……她只要接近澈哥哥就不会有好事发生,我不要嘛!可是我又斗不过她,澈哥哥总是对她偏心!不过,”她兴奋地笑道,“明姐姐你那么威风,只要你站在我的身边,谁也不敢欺负我的!”

    就怕是你想欺负别人吧?明晓溪苦笑。

    “好不好,陪我去嘛!”东浩雪不停地撒娇。

    “去吧,”小泉在一旁怂恿,“浩雪不是讲牧流冰也会去吗,你们正好趁此机会约会呀!”

    “对呀,对呀。”东浩雪鼓掌。

    牧流冰……

    提到他,明晓溪更不想去了。

    现在全光榆已经认定牧流冰是她的男朋友了,而他古怪的态度也弄得她战战兢兢的。

    “求求你了!”东浩雪开始使出她的必杀技——流泪。

    明晓溪举起课本,“不是我不想去,只是马上我们就要测验几何了,我的功课太差,必须抓紧时间复习,真的没有精力去听演奏会了……”

    “几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