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0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盛夏竟然会有这么好的天气!

    蓝蓝的天透明而清澈,云朵洁白温柔,更幸运的是竟然会有风!好凉爽!好舒服!

    明晓溪深深吸上一大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幸运,第一天到新学校上课,便遇到如此好天气,看来在这个新地方她一定会生活得很开心。

    她快乐地走向她的新学校——光榆学院。

    看到了,看到了!

    哇!光看校门就这么漂亮气派!巨大的大理石石柱直耸入天,烫金的大字闪闪发光,校门前的广场宏伟气派!

    她吐了吐舌头,天啊,光榆学院竟然可以这么有排场,真不愧是全国最名贵的学院,难怪母亲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将她送到这里来上学。虽然她真的很舍不得原来的同学和环境,但是,明晓溪是无往而不胜的,在这里她也会过得很好!

    她自信地挺起胸膛,甩起臂膀要迈进新的开始——光榆学院。

    突然,她的神经警惕起来,那是什么?

    在她刚刚走过的街道里……

    她像一只猫一样敏捷地退了回去,翘头张望。

    几个穿着西装的彪形大汉围着一个清瘦的少年。

    他们在说些什么,气氛诡异。

    明晓溪皱皱鼻子,不对,有火药味。那几个大汉虽然穿着西装,但一看那几张脸摆明就是黑道相,在这一点上全世界的黑道倒都长得差不多。早就听说这里的黑道很猖獗,没想到第一天就让她碰到了。

    “1、2、3、4……”她点了点人头,“哈,轻松……”

    姑娘她生性好打抱不平,从小成长在最著名的“长胜武馆”,由父亲兼馆主的“武林第一人”明长河亲自调教,再加上天生骨骼清奇,使她从小到大与流氓阿飞打架从没输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她的座右铭。

    这会儿,只见那几个大汉对少年又围得更紧了些……

    想动手?!她全身的汗毛竖起来,兴奋地睁大眼睛,呵呵,她好久没有打架了呢,骨头都有些痒了。(在她常走动的地方流氓阿飞都认得她,并且都被她很悲惨地“教育”过了,见到她只有躲的份,哪里还敢晃出来送死?)

    四个大汉的手还没碰到少年的身子,就听见一声大喝:

    “住手!”

    好大的声音!

    他们的脑袋一阵嗡嗡……

    只见一个好娇小的女孩子横空蹦了出来,双拳紧握,怒目圆睁,动作表情夸张,好像漫画中的卡通少女,口中怒喝道:“喂,你们这些败类!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压善良学生,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大汉们和少年齐刷刷看向她,眼神有些怪异。

    一个大汉向她走来,一伸手,说时迟那时快,明晓溪抓住他的手臂顺势一个过肩摔,狠狠将他砸在地上。

    “啊!”大汉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

    明晓溪得意地笑,“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来作恶!”

    剩下的三个大汉脸色大变,目露凶光瞪着她!

    眼看一场恶战在即,她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兴奋。

    这时,被忽略掉的“受欺负”的少年,却低低发出一声:

    “回去。”

    大汉们面有不甘,但看看少年,又不敢说什么,搀起方才倒地的大汉,怏怏走进停在附近的一辆汽车。汽车屁股冒出一股青烟,他们……竟然走了……

    明晓溪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这——这算哪出?!

    再一回头,天哪,那个被自己所“救”的少年,竟也在逐渐消失中。

    有没有天理?她愤怒地追上少年,靠近他,她才发现他竟然有那么高,足足180cm以上,她奋力伸手才扒住他的肩膀,“忘恩负义的人,对你的恩人连句感谢都没有吗?”

    少年站住了,回过身子。

    神啊,如此俊秀的少年,眉眼五官清秀得像画一样。

    明晓溪顿时眼冒红心。

    只是,少年的眼神太过冰冷,好像一阵寒流,冻得她浑身一抖。

    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像打臭虫一样拍掉她的手,留给她一句:

    “鸡婆。”

    明晓溪的嘴张得比刚才还大,“啊,啊,你……”

    少年甩都不甩她,径直扬长而去。

    她气得头都炸了,站在那里将少年咒骂了九九八十一遍,直到光榆学院传出悠扬的钟声。

    “天哪,迟到了!”

    她火急火燎地向徐徐关上的学院大门冲去,争取最后一线生机。

    这就是明晓溪在光榆学院的第一天。

    ***   ***

    不过虽然明晓溪在转学报到的第一天就迟到,令二年丙班的同学们对她印象深刻,但好在明晓溪同学的亲和力是无人能及的,不消几天她便和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甚至在刚加入二年丙班的第十五天就被大家推举为风纪班长。所以光榆学院校报将该月的“最亲善同学奖”授予了当之无愧的明晓溪同学。

    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明晓溪便利用她新建立起来的情报网将光榆学院里里外外的情况摸了个透。

    光榆学院是全国身价最高的学校,这里的学生个个非富即贵,几乎所有大财团、各界名流的子女都曾经、正在、将要来到这里学习,像明晓溪这样小公司老板的亲戚能在这里立足,并且能混得开,已经是光榆学院悠长历史中一个很大的例外了。

    现在的光榆学院更是名声响得不得了,因为——因为——(对她介绍情况的小泉讲到这里眼带桃花,双颊晕红,口水直流)因为当今全国……不,应该是全宇宙最有钱、最有势力、最迷人、最让人无法抗拒的“光榆三公子”正在这里就读……(注:此处删去十万八千字,全是小泉对“光榆三公子”滔滔不绝绵绵无休的崇拜爱慕之词。)

    明晓溪将小泉的话进行过滤后,再加上其他同学的介绍,对“光榆三公子”的基本情况整理如下:

    风涧澈——18岁,身高182cm,三年甲班,是政界势力最大的风氏家族唯一嫡传子孙,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举止优雅。

    东浩男——18岁,身高181cm,三年甲班,是商界最大的财团东氏家族的长孙,性情火暴,但长相酷美。

    牧流冰——18岁,身高181cm,三年甲班,是最大黑道组织“烈炎堂”的接班人,性格冰冷,被誉为“光榆第一美少年”。

    这三个“绝世旷古”的美少年是当今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光榆学院的女生们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知羡慕忌妒死了多少怀春少女。

    以上是明晓溪初步得出的印象,但她好像还是小觑了他们三个的魅力。

    这天,二年丙班轮到明晓溪和敏容值日打扫卫生。

    明晓溪像拎只小鸡一样很轻松地用小手指头勾着庞大的垃圾袋,奇怪地看着气喘吁吁、额头布满娇汗的敏容,“我记得刚才是选了一袋轻的给你提呀,怎么还会这么重,是不是我拿错了?”

    敏容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我太没用了。”

    明晓溪摇摇头,“你应该好好锻炼锻炼了,否则身体怎么会好呢?不过……”她用另一只手接过敏容的垃圾袋,“今天就算了,我来帮你拿吧。”

    敏容感激地咬着嘴唇,“晓溪,你人真好,怪不得大家都喜欢你。”

    明晓溪笑一笑:“不要这样讲,往后我可不一定回回都能帮你呀,还是该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是。”敏容乖巧地应道。

    “借过!借过!”

    突然身后呼啦啦跑过一大群女生,疯了一样向前方冲去。

    “借过!借过!!”

    冲过她们身边的女生越来越多,她们兴奋着、尖叫着,冲向同一个方向。

    明晓溪眼明手快地扯住其中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焦急地一回头,咦,正是小泉!

    “发生了什么事?”明晓溪问得直截了当。

    小泉兴奋地手舞足蹈,“那个……啊……那个……‘三公子’……”

    “‘光榆三公子’出现了?”明晓溪冷静地接道。

    小泉诧异地盯着她,“我都还没说完,你怎么知道?”

    明晓溪心想,女生像苍蝇一样扑上去,你再尖叫“三公子”,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啊!‘三公子’!”

    身畔的一声尖叫像魔音穿脑,敏容虽然后知后觉,但反应超级敏捷,抓住明晓溪的手就向大家跑的方向冲了过去。

    明晓溪手提两个超大垃圾袋,一左一右被敏容、小泉劫持着向前跑,边跑边想,现在测她们的一百米,成绩肯定是优秀。

    真是壮观!

    里三层,外三层,弹丸之地被围得水泄不通,就算是F4到了都没他们造成的轰动大。

    也真亏得小泉有本事,拉着她和敏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竟然挤到了最里面的一层。不过可惜,见到的也只能是“光榆三公子”的背影。

    小泉陶醉地依在明晓溪的肩头,“晓溪,看吧,三个美少年,就连背影也那么美……”

    敏容神迷地依在明晓溪的另一个肩头,“那么让人迷恋……”

    明晓溪忙不迭拍掉全身的鸡皮疙瘩,虽然她也承认前面的三个少年背影挺拔、身形优美,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围在“光榆三公子”身边的女生们如痴如醉地凝视着他们,有胆子大一些的女生好像早有准备,鼓起勇气捧着表达爱意的信笺和礼物向他们送去。

    咦,她忽然发现个有趣的现象,“小泉,为什么那些礼物都是送给一个人的,是他特别受欢迎吗?”

    小泉小声道:“风涧澈是很受欢迎没错啦,不过并不是东浩男和牧流冰的崇拜者少,而是因为……天哪……”

    明晓溪听到四周发出一阵整齐的倒抽凉气的声音,小泉和敏容的长指甲紧张地掐进她的胳膊中,让她也抽出一口凉气。

    一个样子很甜美的女生,双手捧着一个很可爱的草莓蛋糕,含羞地走到那个据说叫东浩男的少年面前,细声道:“东学长,这是……”

    明晓溪的耳朵一阵痒,是小泉趴上来用最小的声音说:“她会变成光榆学院第三十六张蛋糕脸……”

    她还没太听懂小泉的意思,就只见——

    啪——

    东浩男把整个蛋糕毫不留情地砸在女生的脸上,方才那么可爱的蛋糕此时显得那么滑稽,一颗红红的草莓沾着白白的奶油立在女生的鼻尖上,一颤一颤,女生的脸被裹在厚厚的蛋糕里,抽搐着,好像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花痴!滚开!”这是东浩男下的注脚。

    “哇……”

    送蛋糕的女生终于开始哭泣。

    “哈哈哈……”

    残酷的嘲笑声哄堂而起。

    小泉同情地叹气道:“可怜的女孩儿,你为什么要送蛋糕呢?明知会变成个蛋糕脸……呀……晓……晓溪?!”

    一个娇小的身影愤怒地跳出!

    “天啊!”

    惊叫像一声炸雷!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悲剧的主角就变成了东浩男。

    他全身挂满了脏兮兮、臭烘烘的垃圾,脸上还粘着一块恶心的口香糖。

    扔垃圾的女生一脸得意洋洋,大笑道:“怎么样?野蛮人,很爽吧!”

    东浩男气得青筋直冒,怒喝道:“你是谁?!”

    女孩儿双手掐腰,好整以暇道:“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明——晓——溪就是我!”

    明晓溪仰起下巴,用手指着东浩男的鼻子尖,大声道:

    “你这个恶劣的男生,即使你不想接受那个女生的好感,也不用那样子侮辱她呀!你难道不知道人都是有尊严有人格的?!你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人,成为大家的笑柄,知不知道她的心灵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别人喜欢你,不说声感谢就已经很失礼了,还欺负别人,真是没家教!失败!!”

    “嘘……”

    东浩男的忠实fans发出一阵抗议的嘘声。

    明晓溪对这样的反应很不满意,她巡视着在场的所有女生,“女同胞们,历史上,我们女性一直受到男性的压迫和歧视,那一次次血与泪的控诉难道还不能让我们警醒吗?对东浩男这样沙猪、这样践踏女性尊严的男性,难道我们还要盲目地迷恋吗?难道我们都是受虐狂吗?难道我们不能反抗吗?”

    “好耶……”

    不知是谁情不自禁地小声喝彩,带动了一阵由弱而强的掌声。

    明晓溪有礼貌地向观众鞠躬致意。

    在转身间,她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美得如诗如画,真不像少年的脸。

    美中不足的是他有些冷若冰霜。

    噢,是他,那个不知感恩图报的被黑社会威胁的少年……

    原来他叫做牧流冰。

    牧流冰眼露讥讽之意,美唇一动,吐出两个字:“鸡婆。”

    明晓溪正欲反驳,忽然接触到一双眼眸,带着微笑,很真挚、很温暖……

    是、是那个叫风涧澈的少年。

    她的心突地一跳,有种很奇异的感觉,像一股热流忽忽冲上来,又忽忽冲下去。

    她浑身僵硬地看着风涧澈来到她跟前,他的微笑像阳光一样灿烂,“你叫明晓溪?”

    在这一刻,她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他了,她好像也有一些为他眩晕。

    风涧澈温柔地抚摩了一下她的头顶,淡笑道:

    “很有趣的女孩子……”

    因为这句话,明晓溪的灵魂都快要被抽走了,整整傻笑了一天。

    ***   ***

    第二个月的光榆学院校报将“最疯狂奖”和“最出人意料奖”同时颁给了二年丙班的明晓溪同学!

    最疯狂当然指的是她居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将垃圾扣在脾气最火暴恶劣的东浩男身上。最出人意料指的是,大家都以为她将会遭到最空前的报复和打击,但情况却是东浩男一方动静全无,虽然有一些东浩男的忠诚近卫队员们几次试图阻击明晓溪,要为她们的偶像报仇,不过结果——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攻,她们都不是明晓溪的对手。甚至有参加过战役的人秘密透露,如果不是明晓溪手下留情,她们将无法全身而退。

    哇——光榆学院诞生出一位现代女侠!

    明晓溪的名声不胫而走,她的事迹成为了传奇,她的崇拜者日益增多,最近还成立了拥护明晓溪近卫队。更夸张的是,她课间出去活动活动都有清纯的小学妹拦住她,“明学姐……”

    明晓溪疑惑地看着她,“有什么事吗?”

    小学妹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闪,“明学姐,我很崇拜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说着她递上一个精美的签名簿。

    明晓溪快昏倒了,不会吧……

    小泉眼明手快扶住她,贼笑道:“大明星,快签名吧,如果别人喜欢你而你不知感谢的话,岂非同东浩男一个模样了吗?何况……”她挑一下眉毛,“呐,她都快哭了。”

    果然,清纯小学妹泫然欲泣,好不可怜,吓得明晓溪赶忙三下五除二在签名簿上挥洒下大名。

    小学妹抱着签名簿心满意足地走了,明晓溪还心有余悸,“呀,这个学妹眼中含着泪,真是楚楚可怜啊……”

    突然,小泉猛地推她一下,眼冒精亮的贼光,“还有更可怜的呢,走,去看看!”说着一把拉着她便奔下楼去。

    这个小泉,上体育课短跑测验也没见她这么快过,从楼上一路冲下来,莽莽撞撞地好几次差点害她摔倒。明晓溪头昏眼花地终于可以站住了,还没等她说话,小泉就贼兮兮道:“快看,他们是谁?!”

    明晓溪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在广场上立着几个光彩夺目的人。

    没错,就是“光榆三公子”——东浩男、风涧澈、牧流冰和一个没见过的甜美明媚的十四岁左右的少女。

    明晓溪呻吟般地叹息,“小泉,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小泉两眼绽放光彩,“你不晓得,多少人盼望着你和他们进行过招的第二回合,那一定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精彩!”

    明晓溪只当她是个疯子,喃喃道:“‘光榆三公子’……还是避避的好……”转身想溜。

    人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小泉哪能轻易让众同学渴盼的好戏就这样溜走?只听她一声嘹亮的宣告:

    “明晓溪遭遇‘光榆三公子’!!”

    一瞬间,整个校园鸦雀无声。

    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一清二楚。

    明晓溪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究竟什么表情才是恰当的。臭小泉,看我怎么收拾你!但现在……怎么办?做什么?

    全光榆学院的师生都探出了头,亲眼看过上一回合的、只听说过上一回合的,热血都开始澎湃——这次会不会更精彩?

    据权威的光榆学院校报记载——

    那日,在寂静中是风涧澈同学发出一声迷人的轻咳,打破了僵局。然后,他又绽开一抹让天下所有少女为之心醉的微笑,对明晓溪同学打了个友善的招呼:“你好,明晓溪。”

    明晓溪终于恢复了神智,压下心跳,对风涧澈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学长好!”

    风涧澈含笑回应。

    这时,“光榆三公子”身边的清丽美少女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像只兔子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窜到她身边,死命揪住她的胳膊,一连串问道:“你就是明晓溪?!你就是明晓溪?!”

    还不等她好好将头点完,美少女又是一连串惊呼:“你就是明晓溪!天哪,我终于见到明晓溪了!!就是你狠狠教训了东浩男?!你是我的偶像!你是我的……”

    明晓溪没有机会再知道她原本想讲什么了,因为东浩男两眼冒火地冲上来,一把揪住美少女,硬生生向地上摔过去!

    “啊!”

    四面八方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叫。

    不过……

    还好风涧澈反应机敏,抢前将美少女救起,避免了一场美女血溅光榆的惨剧。

    明晓溪一口提起的气差点将她噎死,她拍拍胸脯顺顺气。

    她回过神来,见美少女依在风涧澈怀中,晶莹的泪滴像断线的珍珠串串滑落,好可怜喔。再想起东浩男刚才的危险动作,一股怒气顿时涌上她的胸口,“东浩男,你这个野蛮人,只会欺负女人。你无耻!”

    她一边怒叱东浩男,一边用手指怒点他的胸口!

    “危险!”观战的人群向她发出警告,要知道,东浩男可是柔道黑带两段,她这种举动无异于自寻死路!

    果然,东浩男顺势抓住她的胳膊,将她的身子扭绑了起来。

    “好耶!”

    “糟了!”

    支持东浩男的观众和同情明晓溪的观众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

    东浩男紧紧箍着明晓溪的胳膊,嘴里发出“滋滋”欲噬人的声音,“臭女人!你要是以为我不敢揍你就错了!”

    他扬起手,一个巴掌就预备打过去——

    “天哪!”

    全体观战的光榆师生失声高喊。

    “住手!”

    风涧澈一个箭步上前阻止。

    但任何别人的帮助在那一刻都已经来不及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