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8 【苏聿】初衷,最难坚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其实,齐齐只是额头被磕破,那满脸的血就是这么弄的,但却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尽管如此,还是惊动了苏聿。

    苏聿一来到医院,瞅了眼头上包着纱布的齐齐,浓眉皱的死紧。

    “怎么弄的?”淡淡的声音,却透着丝丝冰冷。

    “是……”

    站在一边的司徒絮正准备开口,却被沈果果突然的大哭声打断。

    “是她,是她要推齐齐出去,齐齐才会受伤的。”怕苏聿责怪自己,怯懦的沈果果立刻将一切全部推到司徒絮身上。

    一出口,其实她就后悔了。但,她没办法,她根本承受不起苏聿的责怪。

    看着激动的指控着她的沈果果,司徒絮怔了两秒,继而,鄙夷的瞅着她。

    这个女人,害怕承担责任,就将一切都推给她?呵呵,果然是怯懦的可以!

    接受司徒絮那鄙夷又带着无尽嘲讽的眼神,沈果果立刻畏缩的低下头。但话已经出口,她只能硬着头皮喃喃的坚持着先前的观点,“是她,全是她的错。”

    “是你?”苏聿冷眸睇向司徒絮那张明媚慵懒的脸。

    司徒絮扯了下嘴角,“你信吗?”

    苏聿沉默。

    司徒絮轻哼一声,扑到旁边的沙发上,眼睛一闭,将外界隔离。

    人若是相信你,自然是不用解释。若是不相信你,那就算你磨破嘴皮子,也没有用。

    苏聿绝世倾城的脸上浮现一丝意味不明的复杂之色,也就仅仅一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这次苏聿来的结果是:齐齐被换了更豪华的VIP病房,而司徒絮被禁止接近那间病房。

    司徒絮在原先的病房的沙发上睡了一整天,是第二天十点醒过来的。简单的洗漱一下,司徒絮才从病房里走出来。

    一出来,就碰到了沈果果。

    司徒絮看都没看她,就直接和她擦肩而过。

    “对……对不起!”沈果果吱唔着,在司徒絮走出五步远的距离处终于把话说完。

    司徒絮脚步顿住,侧首看她,嘴角扬起讥笑,“沈果果,你够能耐。”

    “对不起,我是怕……”

    司徒絮接话,“怕苏聿怪你?呵呵,真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胆小。”

    胆子小就算了,还不敢承担责任。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他。

    被她的话堵的红了眼眶,沈果果低着头,绞着十指,“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只要你解释,你就可以……”

    司徒絮依旧没让她说完,“如果你不是他儿子的妈,昨天,我肯定杀了你。”

    她司徒絮不是没有脾气,而是,为了他,她忍着。

    朝前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司徒絮突然又回头,冷睨着那个站在后方几步远柔弱胆小的沈果果。

    “人最难坚持的就是初衷。”说这话时,司徒絮淡淡的语气里带着责备,“你跟苏聿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是你无法保持初衷的结果。”

    时间的确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境发生变化,但保持不了初衷的爱一个人,也是惘然。

    看着司徒絮在眼前渐行渐远,沈果果惊愕的眸光仿佛看到了苏聿彻底在她眼里消失,完全没了影像。

    “啊!”

    终于,回神过来的沈果果哭的撕心裂肺。

    一切彻底回不去了!

    她变了。

    从她选择Xing失忆的那一刻起,就早已经表明,她的初衷早就因为她胆小柔弱、不敢再豁出一切的Xing子而彻底瓦解。

    ……

    苏聿已经一个星期没看到司徒絮在他别墅的罗马柱上用细链睡觉,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麻烦终于走了。

    而他,永远想不到,他以为走了的麻烦此刻正在Z市,向慕青衣讨教如何让他打开心房的心得。

    要知道,司徒絮本来以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苏聿的人是苏亦瑶。却不想,求教的过程中,苏亦瑶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其实是慕青衣。

    自从知道慕青衣这号人物,司徒絮想都没想就到Z市找慕青衣。

    磨蹭了将近一个星期,慕青衣被司徒絮那随时随地都可以睡倒的Xing子给弄的整个心情都不好了。

    她开会,司徒絮在旁边睡着。

    她吃饭,司徒絮在旁边睡着。

    她回家,司徒絮还在旁边睡着。

    就连她和拓跋睿想做那啥,司徒絮还是在旁边睡着……

    擦!

    还要不要她活了?

    她是真的,快要被一声不吭、却能随时睡着的司徒絮给逼疯了。

    她是快疯了,但她家那口子——拓跋睿早就发飙了。

    可司徒絮身手太好,没被拓跋睿给伤到,反而将拓跋睿打趴下。

    看着被打成狗熊的自家老公,慕青衣心疼啊。揉捏着发疼的太阳Xue,慕青衣终于松了口,给了司徒絮最中肯的建议。

    “让苏聿爱上你的唯一可能就是……”

    “是啥?”趴睡在沙发上的司徒絮终于睁开了眼。

    慕青衣嘴角一抽,心里暗骂:丫的!她刚才叫了半天,这丫头就是没反应。一提到苏聿,她就瞬间睁开了眼?明显是歧视啊!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不满,“若你真的决定守护他一辈子,那以后,你的眼里心里全都只能有他。也就是说,你必须要用你全部的爱和信任为代价,估计才能得到他打开心门的可能。”

    司徒絮微微眯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聿自身虽然很强大,但却没什么安全感。一旦有什么事伤害到他,他就会从心底开始排斥。可以说,他就是那种就算亲手毁掉,也不会再接受同样的事物再来伤害他一次的主。”

    “加上他对感情纯粹到容不得一粒沙子,所以,就注定他有那强大又脆弱的矛盾心理建设。”

    看了司徒絮那表情莫测的脸一眼,慕青衣继续幽幽的说着,“其实,一旦他爱上你,他几乎可以为你付出一切。可问题是,难就难在让他爱上你。”

    “我知道!”司徒絮轻声应着。

    心里在想着:苏亦瑶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果然,慕青衣才是最了解他的人。

    看的那么透彻,她想嫉妒,却发现……没有资格!

    突然,慕青衣长长的叹了口气。

    柳眉微拧,她劝道,“司徒,你若坚持不了一辈子用整个生命来爱他、信任他、守着他,那我劝你,还是现在放手吧。毕竟,还能回头。别走到最后,和沈果果一样……”的结果!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絮厉声打断,“别拿我跟沈果果比,膈应!”

    慕青衣再次叹了口气,没再吭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